短視頻時代的青少年群像:集體的社交狂歡與個體的成長迷思

2020-08-17 10:45 騰訊傳媒

在信息傳播內容碎片化的當下,由于符合數字原住民一代所鐘愛的刷屏式社交特性和全場景化的內容消費需求,短視頻平臺已滲透甚至填滿許多當代年輕人的生活縫隙。

同時,在短視頻世界里,每名參與者既是觀眾,也是表演者。偶發性和片段性的“即興表演”,在個體表達與集體圍觀的互動之間形成了一種新型傳播場景,構成了短視頻時代特有的社交生態。

包羅萬象的短視頻平臺為青少年提供了一個表達創意、消費創意的極樂世界,讓陌生人之間可以通過點贊、評論、轉發等實時互動打破社交壁壘、建立聯系,也讓追求潮流與個性的年輕群體能夠自由表達自我,獲得關注。

隨著青少年用戶成為各大短視頻平臺上數量最龐大的主流群體,與其相關的成長與社交問題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社會關注。事實上,自智能手機使得社交媒體可以“隨身攜帶”以來,與青少年相關的問題就一直處于聚光燈下。短視頻時代的到來,讓情況變得愈加復雜。

如病毒般瘋狂傳播的短視頻為何如此令人上癮?被圍觀和加速的青少年時期,到底是福是禍?


短視頻.jpg

病毒式迷因:在娛樂中社交

早晨九點醒來,打開手機,系統提示你收到一條推送。點進App,一堆風格相同、內容類似的15秒卡點視頻瞬間轟炸你尚未清醒的大腦。

不論是爆紅全球、在YouTube上引發熱烈討論的《一剪梅》,還是在抖音上受到各路網紅模仿的手勢舞,迷因視頻具有某種魔力,能夠在極短時間內迅速傳播,讓作為主要用戶群體的青少年們亢奮。

在短視頻這種以創意為增長點的媒介上,迷因的制造已無法通過單純的模仿或復制粘貼來實現,而是必須經過重組、包裝和再創作。這為獨具想象力和創造性的青少年提供了一個施展才華的舞臺。這自然令早已習慣被關注、也渴望被關注的年輕一代深深著迷。

盡管在當今互聯網上,迷因文化并不稀奇,且早在短視頻崛起之前,其他社交平臺上的年輕人也廣泛存在模仿他人并進行再創造的行為,但短視頻平臺門檻低、自由度高、交互性強的特性,為迷因的傳播提供了一個低成本的天然土壤,將模仿行為的“病毒效應”推向了新的極致。

青少年之所以對制作及傳播迷因視頻如此上癮,歸根結底與他們在短視頻平臺上的需求心理有關。根據“使用與滿足”理論,出生于數字時代的青少年群體在互聯網上有其特定的娛樂需求和社交需求,而接觸、使用短視頻能夠令自己的特定心理需求得到滿足,因此各類短視頻App成為了他們社交生活的首選之一。

縱觀各平臺上的熱門視頻或每日推薦,就會發現多數內容都因其娛樂性、趣味性強而得到年輕用戶的關注、喜愛和模仿。比如“惡搞男/女朋友”視頻,或是“愛豆迷惑行為大賞”,這些內容,正中當代青少年興趣靶心和以娛樂為導向的社交需求。

同時,相同的興趣愛好和相似的情感結構讓陌生的年輕人由于共同的消費對象而產生互動與連結,進一步形成不同的迷因群體。

這些迷因群體由迷因制造者和眾多的迷因追隨者組成,前者在追隨者給予的積極反饋中獲得心理滿足感,后者則通過自身的復制與模仿行為尋求群體歸屬感和身份認同感。

在迷因世界里,這群年輕的“沖浪十級選手”達到了娛樂與交際的雙重高潮,于是也制造了一場又一場“圈地自萌”的集體狂歡。


被解構的信息碎片:算法毒藥和糖衣炮彈

在泛娛樂的虛擬空間中,青少年可以得到一種游戲般的沉浸式快感。然而,這些看似智能的個性化推薦背后,其實都由精細的算法操控著。打開手機短視頻App,幾乎都會看到一個“推薦”版塊。這套精心定制的內容分發背后,隱藏著一套嚴密精深的流量算法邏輯。

平臺通過算法定位的用戶興趣內容,會以信息流的形式最精確地推送到用戶手中,以此達到對青少年消費習慣和個人喜好的最大化滿足。這樣的算法推薦,有時候就如同一劑慢性毒藥,一步步將用戶包裹進一個越來越密不透風的“信息繭房”之中。

同時,“繭房”中的信息十分碎片化,有可能進一步影響青少年在短視頻世界中的思考范式,解構年輕一代的認知能力。其實,無論是一個五連殺的游戲操作瞬間,還是一段令人捧腹的明星模仿秀,都難逃在短暫吸引關注之后令人樂完就忘的宿命。

當然,除了純娛樂類視頻,一些時事新聞也會登上話題榜。但由于其娛樂性和趣味性的匱乏,最終常常不敵那些包含噱頭的內容,被瀏覽者迅速遺忘。娛樂價值日漸成為年輕一代內容消費的主流,知識價值退居其次。這對于青少年而言無異于一枚糖衣炮彈。


開了倍速的成長:提早步入“成人文化場”

短視頻作為互聯網時代的新生兒,尚未確立明確而普適的年齡分級。這就意味著,帶有成人文化符號的消費內容和交際場景幾乎毫無障礙地對青少年敞開大門。青少年與成人之間的界限越模糊,短視頻時代的年輕人,仿佛被按下了成長快進鍵,提早接觸成人世界中的眾生百態。

翻看平臺上那些受青少年用戶瘋狂轉發和模仿的視頻,不乏帶有低俗趣味的惡搞內容或是包含隱晦涵義的舞蹈動作。這些具有誘導性的內容的確容易對青少年形成“涵化”效應,對其尚未成熟的心靈和思維模式產生強烈的“說服”效果。

而成人世界的復雜程度遠不止如此。短視頻平臺由于用戶年輕化的特性而成為了各大商家爭奪年輕用戶資源的主戰場。00后已經能夠熟練地活躍于各個直播間充值打賞,越來越多的青少年在平臺上一夜爆紅……

短視頻滲透下的青少年的生活,早已在無形之中被涂抹上了“成人文化場”的利益色彩,許多青少年從踏入短視頻世界的那一刻起就被迫按下了成長倍速鍵。


信息透明人的充實與裸奔

新華社《95后就業調查報告》顯示,網紅這一職業對于青少年具有致命的吸引力,54%的調查者稱自己將主播、網紅作為理想職業。短視頻平臺以其短平快的內容消費模式、以興趣社交為導向的迷因文化和極度自由的創作空間吸引構建流量洼地,成為了年輕創作者的聚集地,成功孵化了大量青少年網紅。

Medium特稿記者Meg Conley曾說,短視頻世界并不限制網紅年齡,但事實證明,未滿18歲的視頻博主確實更容易一夜成名。TikTok上粉絲數量最多的博主Charli D’Amelio就是一位年僅16歲的女孩。

一夜爆紅,受人追捧,成為焦點,而后生活在聚光燈之下。短視頻為當代青少年提供了一個便捷的通道,讓普通孩子的網紅理想能夠照進現實。然而,前所未有的關注度、密集的新聞曝光和在放大鏡下無處遁形的個人生活都是年少成名的各種隱患。

一些尚且年幼的兒童網紅,在自我認知尚未健全的時候,就由于父母的曝光而在視頻平臺上受到廣泛關注,被迫在社交媒體上留下了難以抹去的數字足跡。而在被持續曝光的過程中,部分兒童的知情與同意權甚至從未被過問。正如《紐約時報》的新聞記者Taylor Lorenz所說,很多孩子在年齡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對自己的數字足跡有所感知?!八麄兺ǔV烂襟w報道中關于自己的任何故事都有可能成為未來幾年內影響自己的最重要的數字信息?!?br />

盡管如此,這些網紅兒童和他們的家長似乎仍低估了問題的嚴重性。這群孩子無論多么早熟或精明,都很難全面認識到自己在Google搜索中留下的數字痕跡對他們的未來意味著什么。

年僅15歲的Claudia Conway因為一條調侃政客的視頻而在TikTok上意外走紅。視頻經《紐約時報》轉發后吸引了大量關注,短短一天就被點贊4.3萬次。經過幾周的傳播發酵之后,Claudia擁有了超過25萬名關注者。

“她不只是個孩子,她是一位大膽直言的青少年活動家”,Lorenz以此來證明報道這條新聞的合理性。很顯然,當一名15歲女孩的立場和她身為政客的父母相沖突時,媒體在其中看到的新聞價值,遮蓋了她的未成年人身份。

Claudia可能還沒有意識到,她的這條視頻將連同她的個人信息一起,被永遠保存在Google瀏覽器和一條條新聞報道之中。當越來越多的青少年因為主動或被動的曝光而在短視頻世界中成為焦點時,我們需要思考一個問題:知情同意權,究竟是我們用來保護孩子的盾牌,還是誘導他們點頭的鈍器?

誠然,短視頻可以是一個多彩而美好的舞臺。青少年可以聚集在這里交流時下最流行的說唱音樂,在興趣社區里拓展自己的個人愛好,乃至通過直播帶貨掙到人生的第一桶金。但它也可以是一個充滿猛獸的叢林,迷因病毒的傳播,娛樂至上的社交文化,濃重的商業氣息,不加區分的成年人信息氛圍等,無一不在散發著這個世界里的危險氣息。

如果說當代青少年的社交與生活已無法完全脫離短視頻,那有待人們思考的,或許是如何在兩者之間建立一個更為健康、積極而持久的關系。


本文轉載自:博客中國;文章來源:全媒派;作者:騰訊傳媒

如涉及侵權等問題請聯系本站,謝謝!

兼具創新力與執行力的視頻創作工場


電話:186 181 05067

郵箱:ruiyifengyun@163.com

地址:北京通州區萬達廣場D1596-1599

在線客服微信二維碼
銳藝風云公眾號